bch编码 -雅尼湿地:生灵草木皆诗意 人鹤相融入画来

来源:北京日报 日期:

【字号      

 

 

  blockchain :河南漯河:全市有序分批恢复生产生活秩序

非小号电脑版下载 :

              面对国民党的挑衅,中共中央迅速作出反应,积极组织反击,发起各种政治宣传攻势。1943年7月至8月,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电令南方局“发动宣传反击”,指示重庆的《新华日报》与《群众》周刊多“刊登反法西斯主义文章,以开展思想斗争”,揭露蒋介石独裁政权的封建和专制。      1944年3月19日是明朝亡国300年的纪念日,重庆新华日报社委派乔冠华负责纪念活动。1月15日,乔冠华与翦伯赞一同前往郭沫若在城区的住处天官府7号,商议如何开展纪念活动。此时,重庆各党派、政界、学界都把纪念明朝亡国300年的活动看成一次政治活动,借用明朝的腐败来暗喻蒋介石的独裁和专制统治,将民主运动推进一步。此时,郭沫若正在写《十批判书》,明白了乔冠华的来意后,他赶紧放下手里的研究,决定承担这项任务。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发生后,奉命在盐城重建新四军军部,任代理军长,同政治委员刘少奇等将华中9万兵力整编为7个师和1个独立旅,实现了新四军在组织和指挥上的统一。先后发表《论建军工作》、《论军事建设》,总结经验教训,领导部队整训,推动部队以加强党的领导为中心环节的全面建设。2月组织指挥讨逆战役,歼投降日军的国民党军李长江部5000余人。7月领导盐阜区反“扫荡”,组织指挥苏中、苏北部队突袭敌后方,一个月内作战135次,歼日伪军3000余人,打破敌人妄图消灭中共中央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领导机关的计划。10月成功地组织指挥陈道口战役,进一步沟通了盐阜、淮海和皖东北根据地的联系。1942年春刘少奇返延安后,代理军委分会书记,全面贯彻中共中央的方针,领导新四军坚持华中敌后抗战,指挥各部挫败日伪军的“扫荡”、“清乡”,采取统一战线和军事斗争相结合的方法,克服了困难,壮大了部队,巩固发展了抗日根据地。1943年10月在军委分会会议上,遭受新四军代政委饶漱石的错误批判,此即“黄花塘事件”。11月奉毛泽东指示启程回延安,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1944年3月到延安后参加整风学习。1945年春参加中共“七大”的筹备工作,6月被选为中共第七届中央委员。8月任新四军军长、中共中央华中局副书记。 月,毛泽东就曾致电胡志明,阐明中方对印支形势和斗争策略的看法。毛泽东指出:“和帝国主义者和谈,同战争一样,也是一种长时间和尖锐的斗争。”“朝鲜停战的经验证明,只有我们力量强大,在战场上给敌人的打击愈多愈痛的时候,和谈才有可能获得成功。所以应当边打边谈,谈谈打打,两者不可偏废,决不可因为和谈而放松自己军事上打击敌人的努力。”为此,在日内瓦会议召开前,周恩来通过中国军事顾问团建议越方组织打几场漂亮的胜仗,以配合外交上的斗争。越南劳动党认真讨论,并接受了中方的建议,决定在奠边府发起对法军的进攻。       1953年3月5日晚,毛泽东召集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斯大林逝世的问题,会议决定由周恩来率团参加斯大林的葬礼。翌日,周恩来致电苏联外长维辛斯基,对斯大林逝世表示吊唁,并随即前往苏联大使馆吊唁。同日,周恩来又起草了《代表团赴苏任务提纲》,确定代表团除参加吊唁之外,还要就中国“一五”计划、朝鲜战争等问题与苏共新领导人商洽。      周恩来在苏联期间,苏共新领导人表示出希望恢复由于在遣返战俘问题上的分歧而导致中断的朝鲜停战谈判。苏联新领导人在周恩来参加斯大林葬礼时向中方表示:朝鲜战争拖下去对苏联和中国都不利,因此,要准备在战俘问题上求得妥协,以掌握和平的主动权。虽然这个建议与当时中、朝主张遣返全部战俘和准备长期作战的方针有距离,但经过中、朝双方的反复考虑,最终从大局出发,同意了苏方的建议,从而促成战俘问题的解决和停战协定的签订。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正式签字。   党把握新时代外交工作大局,紧扣服务民族复兴、促进人类进步这条主线,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推进和完善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外交布局,积极发展全球伙伴关系。我们运筹大国关系,推进大国协调和合作。按照亲诚惠容理念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深化同周边国家关系,稳定周边战略依托,打造周边命运共同体。秉持正确义利观和真实亲诚理念加强同广大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整体合作机制实现全覆盖。党同世界上五百多个政党和政治组织保持经常性联系,深化政党交流合作。适应“走出去”日益扩大的新形势,不断完善海外利益保护体系,有力应对了一系列海外利益风险挑战。

             利用报刊宣传先进典型的同时,胡耀邦还注意批评落后现象。1950年5月7日,特务放火烧毁了行署部分职工宿舍,报社计划在《川北日报》11日头版头条刊发消息。胡耀邦审稿时,在消息之后加上“我们可以断定这是匪特有计划的破坏行为。但是,领导上的思想麻痹疏忽,也是造成该失火事件的原因之一”,并让报纸配发了短评《记取惨痛的教训》。随后,川北区党委副书记赵林所作的检讨《行署的失火事件,是由于领导上麻痹和警惕性不够的结果》在报纸上刊出后,引起强烈反响。16日,康工弟揭露南充市税务局4个干部看戏无票,戏院让其补票,他们就以查处印花税为名进行报复的稿件,报社送审时,胡耀邦说:“复查如属实,登报批评,刹住此风。”24日,刊载了市税务局局长郭子玉的检讨。胡耀邦非常重视,立即召开党委会议,制发《关于在党报党刊上加强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指示》。26日,报纸又刊载了批评岳池县城北镇工作队违法扣押、分家,影响征粮,造成不良后果和批评川北医院官僚主义作风的稿件,并配发《严格整顿队伍,反对强迫命令》的评论。次日,又编发了批评岳池县委书记杨明正、组织部长于力领导作风存在问题的稿件,同时刊载了行署财政处长张禅龄接受群众批评所作的检讨,并配发《发扬自我批评》的短评。6月5日,报纸又刊载了行署要求各级政府工作人员应以正确态度对待人民群众的批评、控告的训令。随后,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在川北区蔚然成风。        萧克评价:“林彪还在革命阵营时,我认为他政治上开朗,有军事指挥才能。同时也感到他有两个缺点,一是过分自尊,二是不大容人,性格上偏于沉默寡言,城府很深。1949年进军中南过程中,我就看到他的老毛病——过分自尊。当时他是四野司令员,指挥部队集中优势兵力,抓住敌人弱点,向驻守湖南宝庆、衡阳的白崇禧国民党军队发动猛力进攻。那一仗打得好,打得对,中央军委指导正确,林彪指挥灵活。衡宝战役成功结束时,我情报部门尚未查明战果,没有掌握歼敌准确数目,林彪就上报歼敌第七军全部加上四十六军的三十八师(实际是一个团)。不久,我们发现那里仍然有三十八师的敌人活动,林彪知道后仍不改正。他夸大战果以邀功,查明情况后仍不改正以保面子,我认为这太不老实!”   (一)党的百年奋斗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前途命运。近代以后,中国人民深受三座大山压迫,被西方列强辱为“东亚病夫”。一百年来,党领导人民经过波澜壮阔的伟大斗争,中国人民彻底摆脱了被欺负、被压迫、被奴役的命运,成为国家、社会和自己命运的主人,人民民主不断发展,十四亿多人口实现全面小康,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断变为现实。今天,中国人民更加自信、自立、自强,极大增强了志气、骨气、底气,在历史进程中积累的强大能量充分爆发出来,焕发出前所未有的历史主动精神、历史创造精神,正在信心百倍书写着新时代中国发展的伟大历史。   党充分预见到在全国执政面临的新挑战,早在解放战争取得全国胜利前夕召开的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就向全党提出,务必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新中国成立后,党着重提出执政条件下党的建设的重大课题,从思想上组织上作风上加强党的建设、巩固党的领导。党加强干部理论学习和知识培训,提高党的领导水平,要求全党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增强维护党的团结统一的自觉性。党开展整风整党,加强党内教育,整顿基层党组织,提高党员条件,反对官僚主义、命令主义和贪污浪费。党高度警惕并着力防范党员干部腐化变质,坚决惩治腐败。这些重要举措,增强了党的纯洁性和全党的团结,密切了党同人民群众的联系,积累了执政党建设的初步经验。        笔者在联合国总部工作期间,曾多次与联合国同事以及各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官员在这里商谈工作。有一次应美国代表团政务参赞之邀在代表休息厅喝咖啡,席间美外交官戏问:“中国的毛主席说过不到长城非好汉。现在我就站在长城挂毯下面,是不是也算好汉了?”我笑答:“是也非也!能来到这里的人当然非等闲之辈,但现在的你毕竟只是站在挂毯上的长城脚下。等到有一天你真的登上了远在大洋彼岸的万里长城,那才是名副其实的英雄好汉!” 美国友人耸肩笑之。

        (二)党的百年奋斗开辟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近代以后,创造了灿烂文明的中华民族遭遇到文明难以赓续的深重危机,呈现在世界面前的是一派衰败凋零的景象。一百年来,党领导人民不懈奋斗、不断进取,成功开辟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中国从四分五裂、一盘散沙到高度统一、民族团结,从积贫积弱、一穷二白到全面小康、繁荣富强,从被动挨打、饱受欺凌到独立自主、坚定自信,仅用几十年时间就走完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创造了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长期稳定两大奇迹。今天,中华民族向世界展现的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巍然屹立于世界东方。 军秘书长程坦合作写了一首《红军三大任务歌》,在红军和边区群众中广泛传唱。歌中唱道:“红军三大任务:打倒帝国主义,铲除封建势力,实行土地革命。要建立起工农政权,坚决斗争,革命到底……”汉川市党史办原主任余波说:“王平章烈士是一位典型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他心系祖国与人民,积极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并为此奉献了一生。”   党着力推进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建设,设立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完善集中统一、高效权威的国家安全领导体制,完善国家安全法治体系、战略体系和政策体系,建立国家安全工作协调机制和应急管理机制。党把安全发展贯穿国家发展各领域全过程,注重防范化解影响我国现代化进程的重大风险,坚定维护国家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意识形态安全,加强国家安全宣传教育和全民国防教育,巩固国家安全人民防线,推进兴边富民、稳边固边,严密防范和严厉打击敌对势力渗透、破坏、颠覆、分裂活动,顶住和反击外部极端打压遏制,开展涉港、涉台、涉疆、涉藏、涉海等斗争,加快建设海洋强国,有效维护国家安全。 岁。随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将宁都县改名为博生县,并在瑞金叶坪广场上建立“博生堡”,以志纪念。“革命先烈们过的日子充满了枪林弹雨、血雨腥风,今天的幸福生活正是他们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太应该好好珍惜了!我们一定要把烈士的遗迹保护好,把革命的精神传承好,把英雄的家乡建设好!”赵博生烈士族弟、慈庄村党支部副书记赵恩恒说。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党从残酷的现实中认识到,没有革命的武装就无法战胜武装的反革命,就无法夺取中国革命胜利,就无法改变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命运,必须以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南昌起义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和武装夺取政权的开端。八七会议确定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党领导举行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和其他许多地区起义,但由于敌我力量悬殊,这些起义大多数失败了。事实证明,在当时的客观条件下,中国共产党人不可能像俄国十月革命那样通过首先占领中心城市来取得革命在全国的胜利,党迫切需要找到适合中国国情的革命道路。

        一九四五年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一九八一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实事求是总结党的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经验教训,在重大历史关头统一了全党思想和行动,对推进党和人民事业发挥了重要引领作用,其基本论述和结论至今仍然适用。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面临的主要任务是,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创造根本社会条件。 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可以突出邓小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的地位。中共八届一中全会选出了六位政治局常委,分别是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陈云、邓小平。其中,前五位在中共八大前担任中央书记处书记,由于当时没有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这一机构,因此他们是事实上的政治局常委,只有邓小平是新进的政治局常委,他排名第六应主要是这一原因。这六位常委所担任的具体职务是:毛泽东任中共中央主席,刘少奇、朱德、周恩来、陈云任中共中央副主席,邓小平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从六位政治局常委的排名以及他们所担任的职务看,如果不设立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职位,邓小平所担任的职位至多只能是排名第五的副主席。设立了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职位后,邓小平成了唯一的总书记,而不是几名副主席之一。这样,邓小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中虽然排名第六位,但处在一个很突出的地位。   在革命斗争中,党弘扬坚持真理、坚守理想,践行初心、担当使命,不怕牺牲、英勇斗争,对党忠诚、不负人民的伟大建党精神,实施和推进党的建设伟大工程,提出着重从思想上建党的原则,坚持民主集中制,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和自我批评三大优良作风,形成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三大法宝,努力建设全国范围的、广大群众性的、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完全巩固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党从一九四二年开始在全党进行整风,这场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运动收到巨大成效。党制定《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使全党对中国革命基本问题的认识达到一致。党的七大为建立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制定了正确路线方针政策,使全党在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达到空前统一和团结。       1946年8月10日夜,即在外线出击泗县失利第二天,乘国民党军新编第七旅旅部及1个团在海安县李堡与第一○五旅旅部及1个团换防之机,粟裕指挥华中野战军主力突然向李堡发起攻击,于11日下午将两个旅部及3个团全部歼灭。李堡战斗,共歼敌9000余人。8月12日,毛泽东致电陈毅、宋时轮,更加强调内线作战价值:粟裕军前日在苏中的胜仗,“不但使苏中蒋军陷入极大困难,亦将使淮南第五军无法北调。粟部在苏中民情熟悉,补给容易,地形便利,苏中敌军装备亦比第五军差,较易取胜。马上调淮南,因敌人硬,地势险,不一定能完成切断蚌浦路(指蚌埠至浦口的铁路,即今京沪线一段)任务。不如令粟部再在苏中作战一时期,再打一二个胜仗,使苏中蒋军完全转入守势,保全苏中解放区,对全局有极大利益。这样配合淮北作战,更为有利。”       萧克与林彪早就相识。萧克回忆说:“我对他比较了解。从井冈山起,我当连长、营长、纵队司令,他都是我的直接上级。我还先后两次当过他的参谋长。第一次是1929年,他任红四军纵队司令员,是年秋我调任纵队参谋长;第二次是解放战争南下进军中南,他是四野司令员,我又当了近一年的参谋长。有人说是林彪点名要我的,我不清楚。后来我调北京工作,有人又说是林彪挤走的,我也不清楚。反正都是军委的命令,我历来认为任何工作都是党中央安排的,我的性格是为党工作,也不屑为个人驱策。”“在进军中南过程中,我和林彪合作是好的,他在工作上、业务上对我是信任的,虽然有过争论,但总的说来关系是好的。1950年春天,我在汉口接到调任军委训练部长的命令,林彪夫妇曾在东湖公园为我和夫人饯行。林彪平时言语不多,很少流露感情。那天,他说了一些勉励的话,看来他与我在军事上配合得不错,林彪对我比较满意。”

分享到:

转摘声明:转摘请注明出处并做回链